沉迷吃糖的浮岚

【安帕安】晚餐


emmm....突然想站安帕安啊哈哈哈哈
脑洞来自女巫的餐点这首歌,蛀牙小姐姐的歌好听到炸啊啊( •̀∀•́ )

●精灵安  巫师帕
●感觉ooc
emmmmm.....

【血液浇灌着花朵】
【蔓延开一片由欲望滋养的花海】
【贪婪  始于欲望     又终于欲望】

那是个鲜为人知的故事,埋葬在潮湿阴暗的角落,独自发芽、生长...

云雾缭绕着一座古老的黑塔,紫青色的藤蔓顺着凹凸不平的墙壁一点点向上缠绕,一株血红的花从美妙的梦中醒来,张开浸满毒素的嘴,露出利齿,一口吞噬掉墙角正努力生长的淡紫色小花。

“咕噜—”一口冒着气泡的大锅内熬着不知名的液体。

“快了,快来了” 长长的帽檐遮挡住少年清秀的脸,留下一片阴影,阴森森的语气透着难以忽视的兴奋。

乌鸦扑腾着翅膀,停在烧焦的树枝上,用沙哑干瘪的声音说着 “来了,他要来了”

身穿白衬衫的精灵在弥漫着迷雾的森林中忽隐忽现,迷茫的表情像极了一个落入圈套却不自知的羔羊。

“真是...有意思啊,舍不得杀掉他了...这可不行” 少年白皙的手从黑色袍子中缓缓伸出,轻轻覆在水晶球上,精灵的身影慢慢化为碎片,一点点消失…

明亮的大厅内摆放着一桌饕餮盛宴,或许是给临死者最后的一点慰籍。

“终于...到了么”

精灵轻轻推开布满荆棘的门,微风拂起他的一缕发丝,似是对他做着最后的告别。
“请问...有人吗?不介意的话,在下进来了”

“请进,亲爱的小精灵”
黑袍少年从楼梯上缓缓走来,微勾唇角,悄悄在心里补上一句
“或者说...我亲爱的....晚餐”

“谢谢,在下安迷修...当然也可以叫我..最后的骑士”

“好的,我是帕洛斯,一名...善良的巫师,爱好是接待迷路的笨...不..人” 名叫帕洛斯的少年咧开了人畜无害的笑容,眼角的泪痣为纯真的笑颜添加了一丝淡淡的妖惑。

餐桌上的食物好不吝啬地散发着它们的香味,引诱着迷路的小可怜上前品尝。

“对...对不起,在下迷路了,这还真是一件不好意思的事” 安迷修挠了挠头发,耳尖不知什么时候泛起点点粉红。

“这是小事,安迷修,那片森林的确让人烦恼极了,不过...幸运的是,那些在森林里迷路的人遇到了我,我可给了他们不少的安慰”
帕洛斯摊了摊手,转过身,继续说道
“看,这些可口的食物就是其中之一,我想你也可以去尝尝”

少年如同催眠般的话吸引着安迷修,他顿了顿,走上前,将一块蛋糕送入嘴中。

真是件奇怪的事,明明不想这样做的啊。安迷修着迷般地吞咽着餐桌上精致的餐点。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,变为虚影,只剩下帕洛斯嘴角扬起的那一抹笑。
“真蠢”

帕洛斯拉起安迷修,口里哼着诡异的调子,与物体在地上的摩擦声混在一起,消失在走廊最黑暗的尽头…
…………

后来?后来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。不过真正的盛宴才刚刚开始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

好老的梗,莫名想写啊哈哈,≧∇≦哈哈哈世界第一帕吹!

帕洛斯
我还是很喜欢你
就像无边深渊,一坠无返
愿你谎言无数
终得己心所想
【骗子的话可不能信…不过如果是你的话…说不定可以呢】

雷狮
我还是很喜欢你
就像漫天星辰,浩瀚大海
愿你嚣狂一世
不惧世间错对
【海盗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当然…还有你】

安迷修
我还是很喜欢你
就像翡翠碧玉,通透彻明
愿你手持双剑
骑士精神不悔
【小姐,在下……喜欢你,骑士从不说谎】

嘉德罗斯
我还是很喜欢你
就像神明降临,俯空傲视
愿你目空一切
无牵无欲无绊
【渣渣,做我的王妃…你是我的】


我还是很喜欢你
就像夏日骄阳,炽热烈火
愿你污浊不染
纯真笑颜依旧
【我最喜欢你啦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哦】